banner
最有效的女用催情藥

烈日下打工,他们挥汗如雨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8-03 10:24 人氣:

 7月24日,利群阳光助学直通车来到石家庄赞皇县,沿着蜿蜒的山路寻访大山里的贫困学子。
    村民耕地不多,家庭收入多靠外出打零工,一旦家人生病、缺少了劳动力,生活就难以维持。记者走访的几个学生家庭正是如此,这个暑假他们自己打工,摘青枣、做家教、在工地上挥汗如雨……
    如果你想为这些贫困的学子提供帮助,请拨打本报微公益助学热线0311—67563137。
王坤钰:
计划一边做兼职一边读大学
学子档案:
    王坤钰,赞皇县许亭乡军营村,催情藥品高考理科568分,考入河北科技大学。
    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,家里的房子也不幸失火,王坤钰和妈妈只能暂借亲戚的房子落脚。妈妈天天哭,眼睛越来越模糊,又检查出糖尿病,“帮人带小孩每月工资1500元,还要治病,孩子的学费从哪里来呢?”妈妈说。
父亲病逝,母亲患糖尿病
    家的房子失火不能住人,记者走访时坤钰和妈妈刚搬到县城边上的一户小院暂住。走进小院,正中的房门紧闭着,坤钰和妈妈住房子两侧的房间。妈妈说,这段时间一直借亲戚的房子辗转,也多亏了亲戚们帮忙。
    王坤钰读高二时,父亲心脏病突发离世,给这个家带来了沉重的打击。母亲以泪洗面,没人的时候就哭,慢慢地眼睛越来越模糊。最初以为是哭太多了,后来更严重了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患了糖尿病,视力模糊是并发症。
    “刚查出来时孩子正要高考,怕孩子知道后压力大,就自己捱着”,妈妈说,做保姆每月工资1500元,“如果病得再厉害些干不了活儿,日子就过不下去了”,说着眼泪又下来了。
    前一段时间,王坤钰自己犹豫是否再复读一年,“考得太不理想”。发现妈妈的身体生病后,坤钰决定不复读了,“我要赶快毕业,找份工作”。
    他说:“毕竟就业时,学校的名气只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还是个人素质。我会好好利用大学四年时间,充分提升自己。”
计划边打工边读大学
    王坤钰性格偏内向,不爱说话。他很少对妈妈讲什么,而是通过干家务活儿为妈妈减轻负担。
    妈妈帮人带小孩多是住在雇主家,坤钰从学校回家都是自己买菜、做饭。去年春节,妈妈从雇主家回来已经腊月二十八了,家里除了亲戚给的几斤猪肉,没一点年货。“我看着空荡荡的家越想越心酸,強忍着眼泪才没落下来”,妈妈说要去超市买点好吃的。坤钰一个劲拦着妈妈说不用买,没啥想吃的。
    妈妈坚持要去,坤钰最终和妈妈商定“不能超过50元”。两个人在超市转了一圈,买了二斤瓜子、一些糖果、蔬菜,结账花了47元。“这孩子自己从不乱花钱,也不让我给他买东西”,妈妈说。
    这个假期,坤钰也在做家教,每天上午、下午他去给学生补课。
    坤钰说,“到石家庄念大学后,我想着找份兼职,边打工边上学”。母亲帮人带小孩每月工资1500元,还要花钱治病,“如果我能多挣一点,妈妈就不用那么辛苦了”。
齐晓伟:工地上打工挥汗如雨
学子档案:齐晓伟,赞皇镇下王小峪村,高考理科510分,考入河北科技师范学院。
    父亲在矿上干活儿摔断了腿,再也不能干重活儿,缺了主要劳动力的家里收入锐减。这个假期,齐晓伟和母亲一起在学校操场上打工,皮肤晒得黝黑,汗不住地滴下来,衣服都湿透了。
大太阳底下干活儿
    晓伟家是村里的困难户,邻居们说,晓伟的父亲摔伤腿,治病花了不少钱。现在腿走路还不利索,干不了活儿。母亲种着地,有空就出去打工,供晓伟和弟弟念书。晓伟的爷爷脑血栓,基本上只能坐轮椅。
    记者在家里见到晓伟时,他刚从工地上回来,整个人看上去又黑又瘦。“就在我们学校修塑胶操场,我主要帮忙做测绘”,晓伟说,母亲和他一同在工地上干活儿,负责挖坑。
    晓伟不在意晒黑了许多,他说,操场上没有阴凉,一天工作8小时,基本上都在晒太阳,戴着草帽也不管事儿。
    “第一次在工地上干活儿,觉得累吗?”记者问他。
    “不太累,就是太热了,汗不断地流出来,衣服都湿透了”晓伟说,和自己比,母亲挖掘的活儿更重些。因此,只要他的活儿做完了,就跑过去帮母亲。
帮忙做饭、照顾爷爷
每天中午,晓伟都回家做饭。晓伟说,工地上早晨7点上班,11点就下班了。骑着电动车20分钟就回家了,接着就开始做饭。“我比妈妈回来早”,晓伟说,妈妈11点下班后还要帮忙在工地上做好饭才回家。“我做好了午饭,妈妈到家就能吃,然后还能休息一下”。
    晓伟是个懂事的孩子,心疼母亲、也心疼父亲,只要自己有空就让父母多歇歇。晓伟的爸爸说,只要晓伟在家都是他做饭,爷爷也都是他照顾。
    晓伟的爷爷70多岁了,患脑血栓,只能坐着轮椅走动。这个夏天,晓伟接替父亲,每晚都陪爷爷住,帮爷爷擦洗身体,晚饭后推爷爷去街上散步。
    这个假期,晓伟从早到晚忙个不停。他说,爸妈平时太辛苦,趁着放假在家,自己多做点让爸妈休息一下。
    考上了河北科技师范学院,晓伟对自己对学费有了初步的考量。“这个假期在工地上干活儿,每天 70元,到9月份开学应该能挣3000多”,晓伟说,到了大学还可以申请助学贷款、可以做兼职。“我会想办法减轻爸妈的负担,也肯定会坚持读完大学”,他说。
迟盼艳:烈日下摘青枣每天挣70元
学子档案:迟盼艳,赞皇县阳泽乡陡岭村,高考理科504分,考入河北工程大学。
    父亲胳膊残疾,只能用一只手劳作;母亲患智力障碍、需要照顾,迟盼艳家是村里的低保户。每月几百元的低保金是这个家庭主要的收入。
    这个季节,正是村民摘青枣的时节。迟盼艳每天都在等着村民招工,“摘一天枣能挣70元呢”。
低保金是家里的主要收入
    沿着蜿蜒的盘山路行驶30多分钟,利群阳光助学直通车来到大山深处的陡岭村。从村口下车,再爬一段高高低低的山路才来到迟盼艳家。
    这是村里“危房改造工程”免费为她家建的两间新房,走进去房间空荡荡的。盼艳的房间放了一张上下铺的铁床。“床是爸爸用攒下来的材料,自己焊接的”,盼艳告诉记者。
    盼艳的父亲今年60岁了,在自家院里开了个小小的农具维修铺。记者来到时,父亲正在修理一把锄头。“都是些小活儿,一个活儿也就是收三块、两块的”,父亲说。
    父亲的一条胳膊年轻时被开山修路的土炮炸掉了一截,失掉了一只手。后来,勉強学会了焊接、用一只手给村民维修简单的农具,挣点生活费养家糊口。
    这些年,种地基本机械化了,年轻人都出去打工,务农的人少了,农具维修的活儿也越来越少,这个摊点一个月多说也就挣几十块钱。“好在村里照顾我们,一家三口都吃着低保,一季度有差不多1000块钱”,父亲说,这也是这个家庭主要的一笔收入。
摘青枣一天能挣70元
    母亲患有严重的智力障碍,干不了什么活儿还需要人照顾。家里缺少劳动力,盼艳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做家务,放学回家就去地里帮忙干农活儿。
    她十来岁就学会了蒸馒头、擀面条、洗衣服。地里的农活儿,锄地、喷藥、除草,也是样样干得来。
    这个暑期,正是村里摘青枣的季节。“我们村里山地多,村民们都种着耐旱的枣树,七八月份就挑着大个的青枣摘下来做蜜枣用”,盼艳告诉记者,她放假的时候就去帮着摘青枣,一天能挣70元。
    今年,盼艳考上了大学。这几天,她看着村民果实累累的枣树充满了期盼,“再过两天就该摘枣了,种枣树的家庭就会请人帮工了”,盼艳说,这几天也是自己的“收获日”。
    盼艳指着墙边的一个高凳子说,就站在这个凳子上,挑大个的摘。“不太累,就是大热天,还要钻到茂密的枣树林里干活儿,会特别热”,盼艳说。
    想起梦想中的大学,她比往年更加期待摘枣的日子了,“能多挣一点钱,念大学就更踏实一点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