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催情藥水有效果嗎

壹曲丁香花背後的愛情故事 妳還記的嗎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7-05-30 09:57 人氣:

“多麽嬌嫩的花,卻躲不過風吹雨打”
曾夢捷是個苦命的女孩。1984年1月26日,她出生在浙江省溫州市泰順鎮,剛落地不久,父親就撒手人環。她自幼
 
體質羸弱,不久就生了壹場大病。母親無奈把她送到遠在四川達州的伯父家。經醫院檢查,夢捷得的是嚴重肺炎並
 
發膿腫,雖經搶救保住了小生命,可右肺部分已呈壞死狀。 從此,伯父就收養了這位苦命的小女孩。她管叫伯父
 
“老爸”,伯母“老媽”。這個家的每個成員都對夢捷關愛有加。她每天都要吃很多種藥,依她自己的話說,是“
 
壹桶壹桶地吃”。就這樣,她被“壹桶壹桶”地灌養到了12歲。
1996年夏天,在外地上學的哥哥回家看母校的老師,歸來時突遇大雷雨。哥哥打電話回家要雨傘。夢捷知道後,提
 
著傘就沖進了傾盆大雨中。沒想到這次淋雨竟把夢捷推向了死亡的邊緣。當天晚上,她就咳個不停,壹咳就吐血,
 
壹咳就昏死過去。家人立即將她送到成都搶救,她的右肺被全葉切除,成了壹個地地道道的殘疾人。
那時夢捷已在達州壹中上初www.lipingpd.com 催情藥,春藥,催情水中,完全明了自己是怎麽回事了。她也在壹個偶然的機會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起初她絕
 
望、哀傷了好壹陣子,時日壹長就把生命看得淡了。她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。原本就好靜的她在老媽細心呵護下,
 
多數時間徜徉在書海之中。
夢捷每天只去學校上半天課,但成績卻出奇地好,不為別的,只為“老爸老媽”爭氣,不辜負他們的養育之恩。至
 
於上大學,她說:“我這種朝生暮死的身體,光體檢就無法通過,還談什麽考不考?”這種先天性的失落讓她常常
 
長時間站立在陽臺上,幽怨的目光總是濕漉漉的。
特別是2002年8月5日到成都例行檢查的結果出來後,夢捷更加沈默寡語了。她的痼疾已經影響到心臟,她知道“那
 
壹天”快來了,她已經聽到了生命倒計時的滴答聲。
老爸老媽打算送她到北京治療,可她堅決不同意。“為什麽妳這樣倔強?為什麽不肯治病?”“老媽”問。“妳們
 
再要逼我治病,我就去死!”壹家人都不敢吭聲了,其實誰都明白小夢捷的良苦用心:她不願再麻煩這個家庭了。
 
就在夢捷生命最後的時光裏,她無法去上學了,只好呆在家裏,難捱的時光就像地平線壹樣漫長。
哥哥很愛妹妹,夢捷的病是他心頭最大的痛。每次放假回家,他都不敢面對妹妹那雙幽怨的眼睛。妹妹那般有才華
 
、那般有愛心,可沒有未來——她快要死了。
他想給妹妹做點事,讓她忘掉病痛和死神。2002年9月4日,哥哥用暑期打工掙的錢給夢捷買了壹臺電腦。他告訴妹
 
妹:“這裏面有壹個多彩的世界,妳進去看看吧。”
“多麽憂郁的花,多愁善感的人啊”
夢捷成了壹個網民。也許是緣分吧,她第壹次上網就點開了碧海銀沙語音網,來到了著名的“美文之聲”朗誦大廳
 
。這裏集中了很多朗誦藝術家和愛好者,還有很多作家詩人也在這裏開有專欄。夢捷壹下就喜歡上了這裏,喜歡這
 
裏的儒雅自由的氣氛。
夢捷結識唐磊純屬偶然。那時,唐磊已經從山東建築材料工業學院畢業了,分配到深圳水務集團工作。他利用業余
 
時間從事音樂創作和表演,是網民中很有影響的網絡歌手。2001年10月的壹天,在無意中,他來到了“美文之聲”
 
,隨便取了壹個網名“落雪飛花”進去了。恰巧,夢捷在裏面,他的網名立即引起了她的註意。夢捷覺得“落雪飛
 
花”好美,立馬贊嘆道:“妳的名字好有詩意!輕盈灑脫,寓意超絕!”
唐磊自然得意。他可能是想考考她,故意問:“為什麽?詩意表現在何處?輕盈在何處?寓意在何處?”
夢捷微微壹笑,娓娓道來:“宋人有‘雪似梅花,梅花似雪,似和不似都奇絕’之詞。從詩詞平仄來說,落雪飛花
 
,仄仄平平,讀來語音清揚,清壯頓挫,能動搖人心,好聽!從詞義來看,這名兒讓人遐思翩躚,好意!”
唐磊頓時楞住了,半天回不過神來。他自然明白網上“高人”多的是,但像夢捷這樣把他的化名信手拈來分析壹番
 
的卻還從未有過。他望著夢捷,想叫聲好,無奈找不到恰當的言語。夢捷又“說話”了:“我很喜歡這種情愫——
 
好淒美的境地。飛落雪花壹片,捧於手中,待欲細看時,早化為瑩瑩水珠壹滴。讓人心悸,讓人心傷。”
從此,夢捷與唐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。
有壹次,夢捷與唐磊聊天,說到自己最喜歡的花。她說最喜歡丁香花,可唐磊不以為然。夢捷告訴他,那是壹種紫
 
色的小花,非常漂亮,象征愛情。旋即,唐磊說:“妳何不給自己取壹個網名,就叫丁香吧。”
這句話壹下點醒了夢捷。在她的生命裏,會經常出現壹個夢,夢中會出現壹匹漂亮的小白駒,壹直在召喚她。小白
 
駒壹路奔跑,從這世界壹拂而過,在落霞裏奮蹄向西,最後的目的地是壹座長滿了丁香花的墳地。這使得“丁香”
 
這個名字頓時有了壹層淒美的意味。她打心眼喜歡這個名字。
從此以後,夢捷變成www.lipingpd.com 催情藥,春藥,催情水了網絡世界裏壹枚結著美麗愁怨的丁香。
丁香成了唐磊心中的壹個期待。他幾乎壹有時間就來到“美文之聲”,壹見到丁香,他心裏就會莫名湧起壹陣溫暖
 
。但他壓根沒有想到,丁香是壹個病入膏肓的絕癥患者,壹個在聆聽自己生命倒計時的垂死生命。他依然與丁香開
 
著玩笑,嘻嘻哈哈,逗得丁香會開心地大笑起來。其實,她的笑容是強裝出來的,疼痛難忍時,她蒼白的臉上冷汗
 
直淌,但依然掛著壹絲艱難的微笑。事實上,丁香多次在電腦前昏到,多次在鍵盤上咳血。
唐磊也搞不懂丁香,明明在說話,卻突然咳嗽起來,然後莫名消失了。有壹次,唐磊很不開心,壹家唱片公司說好
 
與他簽約,可又突然變卦了,讓他心間“暗無天日”。他給丁香說了壹大堆委屈話,末了還連問了十幾個“為什麽
 
”。丁香壹直微笑著聽完他的話,沒有說什麽,只是給他送了壹首叫《凡事感激》的小詩:“感激傷害妳的人,因
 
為他磨練了妳的心態;感激絆倒妳的人,因為他強化了妳的雙腿;感激欺騙妳的人,因為他增進了妳的智慧;感激
 
蔑視妳的人,因為他覺醒了妳的自尊;感激遺棄妳的人,因為他教會了妳該獨立。凡事感激,學會感激,感激壹切
 
使妳成長的人!”
讀完這首詩,仿佛壹抹陽光透過窗欞,唐磊心裏豁然開朗了許多。他突然有了壹種想見見這個如“丁香”壹般奇絕
 
女子的念頭。他連忙問她在哪裏?丁香咯吱壹笑:“我在網上。”唐磊沒轍,又問:“妳多大?”“妳覺得我多大
 
就多大。”“那妳就是壹個老太婆,有80歲了。”
這句話讓丁香沈默了,久久不回答。電腦前的她已經是淚流滿面,她真想活到80歲,哪怕活壹半也行,可命運不會
 
給她這麽長的時間了。醫生斷言,她活不過20歲。
在後來的接觸中,唐磊明顯感覺到這個女孩不壹般。經常在通話時候,她會突然不說話了。唐磊長時間地等待,QQ
 
發了無數個,UC也發了無數個,依然沒有回音。而她的QQ和UC始終沒下線,依然鮮亮地擺放在那裏。唐磊隱隱約約
 
覺得有大事發生。這之後,很長壹段時間丁香沒有出現在網上,她就像壹陣風莫名地消失了。
在這期間,唐磊的歌唱創作已漸有起色。2003年10月他代表深圳參加了全國校園音樂先鋒原創歌曲比賽,還在深圳
 
雨花音樂西餐廳舉辦了個人作品的演唱會,已經有唱片公司頻頻和他聯絡。
“那墳前開滿鮮花,是妳多麽渴望的美啊”
2004年1月27日,丁香突然在網上給唐磊發來壹個問候,很不好意思地問他在哪裏。
唐磊那時正在北京www.lipingpd.com 催情藥,春藥,催情水,在壹個錄音棚裏錄制新歌。
“我想見見妳。”唐磊覺得奇怪,忙問她在什麽地方。
“我在北京大學附屬醫院。”丁香在北京?還在醫院?壹種不祥之感湧上唐磊的心頭,連忙問:“妳生病了嗎?”
“妳見了我,什麽都清楚了。”事後唐磊才知道,丁香是專門來北京找他的。原先她死活不同意老爸老媽把她送到
 
北京治療,後來,聽說唐磊去北京錄歌了,她於是就順從了老爸老媽的意思。其實,趕赴北京,她只想在生命的最
 
後時光親眼見見唐磊。
見面在溢滿丁香花氣息的病房裏,沒有擁抱,沒有親昵的問候,也沒有初見時的羞澀,他們就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
 
壹樣握了握手。丁香蒼白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,眼睛很好看,目光很清澈。唐磊看著她,百感交集,心中自有萬
 
語千言,卻不知從何說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