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催情藥水有效果嗎

企业真的愿意为此放弃收益吗?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7-25 10:05 人氣:

 刘采萍:比如高档娱乐场所消费限制等手段,在实践中效果就并不理想。首先是一些奢侈消费如果客人选择现金交易,经营者很难甄别出谁是老赖;如果一视同仁地检索用户信息,又会令其他客人不快;而且拒绝客人与经营目标相违,企业真的愿意为此放弃收益吗?
    马想斌:法律的规定或者制度的限制,不可能挡住所有漏洞。我的理解是,最高法出台这样的规定,只是想以生活消费的种种不便,来加強和引导人们诚信生活,这个就如同公安发布通缉令一样,不可能说信息的联网就能够防止所有犯罪嫌疑人潜逃,但信息的联网确实能让很多犯罪嫌疑人有所畏惧。
    朱昌俊:种种向老赖“施压”的办法,是建立在个人信息联网和征信体系全面覆盖的基础上的。总体而言,是朝着让“失信者寸步难行”的方向发展。
老赖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
    刘采萍:这些年司法部门在诚信惩戒这个问题上下了许多功夫。为什么对欠债还钱的问题空前地重视起来了?是不是过去赖账的成本太低,造成老赖现象有泛滥之势?
    我最近看了一个数据:截至2014年底,我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,已经列入了70余万名“老赖”的信息。这意味着至少有70余万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,形成了颇具规模的社会问题。所以,老赖问题不得到妥善治理,将会为经济发展、社会稳定埋下重大隐患。
    朱昌俊:市场经济有“诚信经济”的说法。特别是当金融手段日益日常化后,失信给整个社会带来的风险和成本逐渐增大。诚信不再是一个道德化的概念,而表现为一种经济资源和无形资产,如果没有成熟的征信体系,经济的发展将产生诸多摩擦和不必要的内耗。
    马想斌:我补充一个材料———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叶林曾说,上世纪90年代,他在法院实习时做过统计:经济案件只有20%-30%不能立即执行,70%-80%都自动执行完毕;而他在2007年判断说,“这个比例很可能是倒过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