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女性催情藥的藥效

为留守儿童编织安全网刻不容缓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7-17 08:50 人氣:

河南邓州市12岁女童陈瑞雪为救落水的弟弟溺水身亡。这对姐弟是“留守儿童”。他们的父母在江苏打工,他们在奶奶照料下,在城里上学。这姐弟俩只是一个局部的缩影。邓州市的“留守儿童”数量庞大,粗略估算,父母双方常年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约13万人,占当地总人口的近十三分之一。
    都说孩子是花骨朵,如果其他儿童女用催情劑大都是温室里的花骨朵,留守儿童则是陋室中的花骨朵。失去了父母的陪伴,许多孩子无力抵御外界的危险。这不是理论推演,而是现实情况。据统计,中国每年有近5万名儿童死于意外伤害,其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。2014年一份调查数据显示,49.2%的留守儿童在过去一年中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意外伤害,留守女童被性侵的事件也频频见诸报端。交通事故、溺水、被性侵、中毒……这些都是留守儿童头顶上的“炸弹”,随时可能引发致命危险。
    每个儿童都可能遇到危险,而留守儿童遇到危险的概率格外大,与他们的总人数不成比例。留守女童的溺亡事件,折射出这个群体面临的严峻现实。这种情况迫切需要引起整个社会的重视,为所有留守儿童编织一张有备无患的安全网,已到刻不容缓的时候。保障儿童安全健康成长,一个都不能少。
    谁应该为留守儿童的安全负责?首要的责任当然是学校和家庭。这次溺亡事件,当地学校表示自己没有责任,因为事故发生在周末离校期间。学校对陈瑞雪的溺亡没有直接责任,但我们仍要建议留守儿童集中地区的学校,应该积极扩展自己的责任外延。学校和老师不应该以形式上尽到责任为满足。
    有些不了解农村情况的人,也许会责怪孩子的父母为什么非要出去打工。其实陈瑞雪的父母在《爸爸妈妈给陈瑞雪的信》中已经满怀愧疚回答了这个问题,“不是爸妈不爱你和弟弟,是爸妈实在没有办法,想去多挣些钱,供你和弟弟读书。”如果条件允许,没有几个父母不愿意孩子待在自己身边。在信息流动如此畅通的今天,很少会有人不知道隔代抚养带来的弊端,但在外打工的人大多数还是选择把孩子留在家里。即使看到留守儿童发生事故的报道,许多打工的父母除了感慨一下、问候一下,又能做什么呢?
    留守儿童不能跟随父母进城,一个重要的障碍就是女用催情劑教育。国务院早在2006年就出台了《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保障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。但一些地方政府在实际工作中并未尽力。另外,除了义务教育,对农民工子女教育的保障也应向学前教育以及“初中后”教育延伸。当然这需要全局性的改革,但我们应认识到,坚冰已到了不得不破的时刻。
    总之,留守儿童的问题,是我们这个社会在急剧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,它是时代性的,也是制度性的。指望所有在外打工的父母都回乡照顾孩子,不仅不现实,而且是逆城市化大潮而动。目前的大多数农民工终究要经过城市化成为市民,这就意味着必须以发展的、城市化的眼光看待留守儿童问题。一次留守儿童的死亡事故,会令整个家庭长期陷入自责。而这么多留守儿童遭遇的悲剧,应该已足够唤起整个社会的行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