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女性催情藥的藥效

关公别曹处,木兰当户织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7-15 09:47 人氣:

演员贾玲绝对不会想到,她一个有关花木兰的小品竟能引发如此巨大的争议。就在昨日,相关网站已经把视频下架。
    小品的目的是让人发笑,并让人思考。其实,我们完全可以把观众和网友的反应,看作是小品的延伸。这样,这个“小品”最搞笑的地方,我认为是湖北黄陂和河南商丘,都代表花木兰的父老乡亲,要求贾玲就恶搞女英雄道歉。黄陂和商丘,相隔数百公里,却都以花木兰故里自居。但很明显,花木兰不可能同时拥有两个故里。
    我们从来没有如此捍卫过一首诗。尽管黄坡和商丘,都有专家学者信誓旦旦认为,花木兰确有此人,但是对广大网友来说,我们认知花木兰,仍然只是那一首《木兰词》。聪明、勇敢,或许还美丽(这个印象多半来自影视作品),当然,还有爱国。
    花木兰的接受史,反映出中国文化非常包容的一面。很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,都得益于某一部伟大的著作,至于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,或者其人是否真像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那样,则另当别论了。人们心目中的曹操,是《三国演义》中的曹操,而不是《三国志》中的,这对文化来说,并没有什么损失。一个文学形象,经过长久积淀,最终固化下来,成为民族意识的一部分。但是,一旦固化为“刻板印象”,就需要再创造,才能给文学形象以活力。
    鲁迅正是发现了这一点,才创作了《故事新编》。他笔下的后羿,每天打猎,但只能弄只乌鸦回来,做个乌鸦炸酱面,而嫦娥对这种生活明显厌倦了,最终离他而去。这样的后羿是多么不堪,但这却正是英雄与日常生活的某种写照。还好,后羿基本上是一个宇宙中的英雄,射落太阳的他,籍贯只能是地球,而不是某个村落。否则,某地或某研究会说不定也会要求鲁迅道歉。
    当然,以上只是假设。和研究鲁迅相比,研究花木兰,显得的确有点小众,但这并不影响这是一个吃饭的行当。这样的研究,尤其是和地方利益结合起来的时候,就成为一种对历史或文学形象的开发。这样的研究,一切都会围绕开发进行,至于是否真实,就另当别论了。
    如今中国人开始有钱有闲,旅游业兴旺发达。用不了多久,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的种种知名形象就会在神州大地开花。当然,这样的开花,也是开发,甚至从“无”中可以开发出“有”来。我曾在某地的高速公路上看到一处旅游景点的方向指示牌,上面写的是“关公别曹处”,这开发的就不止是人物,而是一个场景了。这样的创意,实在让人啼笑皆非。
    谁控制了过去,谁就控制了现在。如今人们开始重视过去,开始关心历史和文化,是一件好事。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,大多数故居,都是新建筑。我们在“现在”的基础上规划“过去”,但是,我们又常常毫不留情地毁掉现在。在很多城市,很难找到历史达到百年的建筑,甚至二三十年的建筑物,也很容易拆掉重建。我有时候会担心,有些地方对“故居”的开发热情,除了“开发”行为本身,什么都不会留下。而游客们参观了伪造或虚构出来的遗迹,也仅仅是“到此一游”而已,得到的也只是“游”本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