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女性春藥怎麽買

拿着债权人的钱任意挥霍的人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7-25 10:06 人氣:

 刘采萍:我觉得这几种情况应不是法律打击的主要目标。我理解老赖应是故意欠债不还,拿着债权人的钱任意挥霍的人。
    马想斌:但是,只要进入了失信登记体系,就享受着与老赖同等的“待遇”。所以我之前说,我们需要把视野延伸到社会失信行为——— 治理老赖,本质是治理社会失信。
    朱昌俊:之前有一个报道,一个误上“老赖黑名单”的案例给当事人带来了诸多影响。根据最高法的相关规定,被执行人认为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错误的,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纠正;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理由成立的,应当作出决定予以纠正。但即便是从黑名单中退出来,当事人所受到的损失到底该如何赔偿,却未有相应的法律说明,维权难上加难。
    刘采萍:我还有一个法律方面的困惑。现在国内的巨型互联网企业开始涉足金融服务甚至发起民营银行,这些企业本身拥有海量的个人信息,有些还是非常隐私的信息。而传统银行除了法律允许其获取的用户信息之外,无权要求我们提供更多。那么新型的互联网银行一旦认为我违约了,或者仅仅是有违约的风险,它可能不可能利用自己掌握的丰富的个人隐私,给我们施加压力?如果那样,我们如何对抗?
    朱昌俊:所以有必要建立征信信息和隐私之间的制度隔离带。特别是对于信息不当泄漏和误上黑名单之类的可能性后果,作一个明确对等的权利补偿安排,同时加大对信息泄密的追责力度。在我们传统观念中,对待老赖这样的群体往往容易轻视其正当的权利,还是带有较大的道德惩罚性质,这一点应向权利责任法制化、明晰化方向改善。
    而且我觉得,没有必要太过迷信“公开”这个方式。信用记录的多系统共享,相比较公开曝光而言,可能对老赖的实际约束力更強。今年初,中国人民银行要求芝麻信用、拉卡拉信用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,实际上意味着个人征信业务的市场化大幕已正式拉开。这应该是一个好的方向,但也不可忽视另一个问题,即如何在征信和个人隐私之间保持平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