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女用催情藥真有嗎

7成男人外出買春 借口這樣才像純爺們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6-11-02 15:15 人氣:

7成男人外出買春 借口這樣才像純爺們
“他們的性很活躍,但不是和他們的妻子。”壹位研究臺北新富階層兩性關系的心理學家在壹次演講時指出。某些新富把性給了誰?他們的情人,還有小姐——或者說,他們購買了小姐的性服務。
 
壹份調查報告說,在18~61歲的男性中,只有6.9%的男人找過小姐。但生活經驗告訴我們,這個數據被大大低估了。另壹位心理學家稱,在有的大城市,可能高達75%的男人找過小姐,但這個比例是不是又偏高了呢——要知道,找小姐這事兒無論從法律層面還是道德層面都是不被允許和接受的。
 
“它證明了:我是壹個正常的男人”
 
不過,被女人發現找小姐的老公並不多,因為,老婆通常在家裏,而小姐,男人們比我們更清楚在哪裏能夠找到她們……我們很困難地說服了X先生接受采訪。承認自己是嫖客並不容易,但壹旦豁出去要說了,反而十分坦率。
 
X先生承認找過十多次小姐,但從未被老婆發現——基本上,X先生都是出差時才找小姐,在家裏,他沒有說夢話的習慣,當然也沒有犯過低級錯誤:在和老婆親熱後下意識地掏錢付賬。X先生這樣評價自己找小姐這事:“它證明了:我是壹個正常的男人。”
 
男人找小姐,並非永遠能夠幸運地不被太太發現。L先生就“很不走運”——那壹次,太太電話過來查崗,他急急吼吼地與小姐打得火熱忘記了掛上手機,太太就那麽崩潰地壹直聽著那些驚心動魄的色情音頻……而安娜,則很偶然地發現了丈夫找小姐的鐵的證據——
 
“壹天晚上,我打的去辦事,因為堵車,司機放慢了速度。我右邊的壹輛車引起了我的註意,它很像我老公的車,我順便瞟了壹眼車牌,還真是!但我吃驚地發現,有個女人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。可我還沒來得及看清她,我的出租車就超過去拐彎了。
 
“那個女人是誰?我立刻撥打他的手機,響了半天他都不接,然後就轉到了秘書臺。那天晚上他很晚才回來,我跟他對質這事,他竟然平靜地說我看錯了,他晚上壹直在辦公室加班!
 
“他在說謊!我要找到證據。我借了壹輛車跟蹤他。壹天晚上,他開車上了環路,快到市郊了,在壹條人行道上,他開始減速。很快,我就看到了那些女人,濃妝艷抹,雖然天很涼,可都穿得特別節省布料,壹看她們的打扮和氣質,我就明白了:全是小姐!其中壹個高挑的小姐打開了他的車門,坐在了通常我的位置上,然後,他發動了車子,絕塵而去……我把頭抵在方向盤上,哭了。我什麽都想到了,就是沒想到他找的是小姐,骯臟的妓女!”
 
“他怎麽還能說這不是不忠呢?”
 
壹場嚴重的危機。丈夫試圖向她解釋,說他還愛她,他找小姐算不上不忠。
 
可安娜聽不進去:“滿腦子都是可怕的畫面,全是他和那些小姐在我們的車裏、在各種骯臟的地方淫亂地做愛的想象,他怎麽還能說這不是對我的不忠呢?他跟小姐的鬼混弄臟了我們的床,我的身體,我們的關系。”
 
“不僅僅是被弄臟。”同樣發現老公找小姐的Mary感受更加強烈:“他找小姐,好像把妳的衣服也剝光了展覽壹樣,妳都不知道把自己還能往哪裏放。他找小姐,還告訴妳壹件事情:妳有缺陷,妳的整個身體都有缺陷,從頭到腳,妳沒辦法滿足他!”
 
另壹個妻子在BBS上發帖說,她再也無法相信自己的丈夫了。
 
在妻子們看來,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大廈將傾,老公們卻是輕描淡寫。安娜的老公辯稱:“我又不是跟小姐約會,我不給她們打電話,我不跟她們說話。我直接去找她們,完事交錢,就這麽簡單。我相信,很多已婚男人都像我壹樣。找小姐就跟手淫壹樣,不會影響夫妻關系——小姐的存在,就是為了滿足男人過剩的欲望,就是為了讓男人不用有情人。”而X先生,同樣認為,這並不是對妻子不忠,“所以我沒有任何負罪感。”
 
沒有感情的性
 
男人為什麽找小姐?很久以來,人們認為,那是因為老婆們不肯嘗試某些大膽的姿勢。不可否認,小姐提供了壹些特殊的需求:戀足的,戀襪的,母子的,SM的,等等——這些可能從平常的夫妻性愛中得不到滿足。但現在,這種解釋越來越站不住腳。精神分析學家們認為:男人找小姐,可以維護母親的純潔性,以及母親的替代品——伴侶的純潔性。
 
北大六院心理咨詢師姬女用催情藥,春藥雪松更進壹步解釋:“在很多人心裏,性是骯臟的,他會把這個觀念投射到性夥伴身上,在他的潛意識裏,性夥伴對性的看法也是骯臟的。而要把性夥伴塑造成床上的聖女,這是分裂的機制,於是他們把骯臟的淫蕩的觀念投射到小姐身上。這樣,妻子的形象就幹凈了。”而且小姐是收費的,跟小姐在壹起時,男人當自己是大爺,這讓他們可以毫無負罪感地實現難以啟齒的性幻想,向她們索求壹切自己想要的。
 
對於男人和女人來說,不忠的意義不同。從生理構造來說,女人的性器官位於身體的內部,而男人的性器官外在於他們的身體,所以男人更容易將情感和身體快樂分開。而女人,在性愛關系中,會全身心地投入,很難女用催情藥,春藥分清愛、欲望和快感。而且,男人的性欲常常是局部的,他們渴望女伴身體的某些部位:眼睛、嘴、頭發、乳房、性器官;而女人在渴望壹個男人時,往往羅列不出這些細節。女人會對“這個人”保持忠貞,同時也要求男人這樣對她。
 
姬雪松解釋,還有壹種更復雜的情況是:在性愛中,愛和攻擊性是混雜的,壹些男人把愛和傷害混淆起來了。
 
“比如壹些ED(勃起功能障礙)的男人,他可能把性愛當成壹個傷害對方的過程。他愛老婆又怕傷害老婆,所以對老婆ED,而對小姐,男人沒有愛可言,不會擔心傷害對方,他們甚至會強迫性地找小姐。”
 
關系的重建可能是漫長的
 
壹些妻子選擇離婚。而安娜的困難是:“我還愛他。我們該怎麽辦?找婚姻咨詢專家?也許吧。反正他說了,我想怎樣,他都會配合。”
 
女人也許在意識上可以原諒男人找小姐,很可能拒絕他的插入過小姐的那話兒再重新進入自己的身體。或者,即使允許他進入自己,也難以克服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骯臟感。北京林紫心理咨詢中心咨詢師丁力建議:“性問題的解決壹定是綜合的,建議遭遇這種危機的伴侶共同做關系治療。”
 
丁力還建議女人們反思“妻子”這個形象和身份帶給女人的壹些限制:“比如認為壹些性愛姿勢是侮辱性的——這完全是觀念的問題。”這種觀念上的打開,會幫助伴侶在性愛的探索上獲得更多可能性。
 
 
女人們驚訝地發現,都說男人沒了欲望,事實上他們的欲望甚至比我們想象的還深。“他性欲這麽強,可他怎麽從來沒在我面前表現出來呢?如果他講出來多好,我們就可以按照他的期望來愛對方。”安娜說。這可能是伴侶間更艱苦的作業:面對、了解、探索我們的欲望,自己的,還有他/她的。
 
但也完全不必絕望——對於壹些男人來說,找小姐可能只是他這壹生渴望擁有的壹個體驗。確實,嘗過腥之後,很多男人再也沒有去找小姐。壹些伴侶告訴我們,老公找小姐的危機確實可以過去,而L先生和太太,如今已經歡歡喜喜地生下了壹個女寶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