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女用催情藥真有嗎

先治病再写诗

來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時間:2015-07-17 08:51 人氣:

 荒诞与幽默,蛮横与暴力,于一则标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———《湖南一文联主席网上晒诗遭差评,怒砸网站办公室》。
    这条周二下午逗乐无数网友的新闻,出自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报纸的App,一日之后阅读数显示超过30万,这还不包括各大媒体的转载。传播的巨大魔力,依旧是基于内容:“7月1日,湖南耒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、主席熊艾春用‘耒阳小竹子’的网名,在耒阳社区网站上贴出了自己写的几首诗作,遭到网友差评。7月4日上午,熊艾春带了几人将社区网站办公室一台电脑砸毁……熊艾春还让耒阳社区网站的工作人员拿来纸笔,并写下了‘熊艾春怒砸社区电脑。熊艾春,2015年7月3日’字样,此举引起舆论哗然,一石千浪……目前,耒阳市委已对熊艾春作出停职处理。”
    其中,不少细节,令人捧腹,比如,熊艾春提笔忘字,不会写“砸”字,还问网站工作人员:“砸电脑的砸字怎么写?”比如,熊艾春还以为,社区的网友跟帖,是网站亲力亲为,代表着网站的立场态度与价值判断。
    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,充满口语气息的急就章句子,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打油诗气味,例如:“身在福中要惜福呀?惜福才会福多多啊”、“劝君不要肝火旺呀?弘扬正气才正常啊”,等等。
    这势必引起解构与恶搞狂潮,一时之间,熊艾春过往大量的所谓诗作被扒出,顺带而来的是,无数的戏谑调侃式评论,以及极尽讽刺之能事的话语。
    “脾气咋比乾隆大多了?”不解的《重庆晨报》,想起历史掌故:“乾隆一生写诗两万多首,虽文学造诣不高,但比起熊主席,还是高几个级别——— 和珅为讨好乾隆,把皇帝的几首诗混入唐诗,结果朝廷内几乎无人发现是赝品,可见水准颇高,这也让乾隆很是高兴。不过,破绽被纪晓岚发现了,于是给了乾隆‘差评’,大意就是说:你的诗,格律基本达到了唐诗的水平,但格局还差得比较远。格律和格局,分属术和道,堪称天壤之别,作为懂诗爱诗的乾隆,自然能掂量出纪晓岚话里的不屑乃至蔑视,但乾隆没有生气,既没砸了纪晓岚的文房四宝,更没砸了之后留下字条又狂言。”
    显然,比写几首打油诗更令围观者不满的,是动辄要砸网站所透出的那种做派。所以,《新民晚报》才追问,“此人怎能当文联主席”:“真不知这位耒阳市的文联主席兼党组书记是怎么在该市落实‘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’方针的,不准别人评论,还用过激行为来回应外界评论,他‘砸坏’的其实是自己的形象。诗作不受好评只是写作水平问题,怒砸电脑却显现出他的恶劣作风和低下素质。”
    类似疑问,《大河报》也有,“连‘砸’字都不会写,是怎么当上文联主席的”———“这个问题其实指向两个层面。其一,文联主席的任职要求和选任程序是什么?他容不下异见、见不得批评,这是文学艺术创作和发展的最大忌。那么,熊艾春究竟是以何种素质和才能当上文联主席的,确实令人费解;其二,文联的职责和内部管理又如何?文联主席因为几句网友的差评,便冲冠一怒,显然是因为平时听惯了恭维和吹捧,而长期迷失自我所致。”
    在熊艾春的身上,《长江日报》看到了更多的影子,层层叠叠,影影绰绰:“文联主席的做法倒是有些让人似曾相识。事实上,这个文联主席并不是‘一个人在战斗’,而是缩影了一群人。这样的一群人有以下的特点:其一,他们官位、头衔或许不高,但在地方某个领域却有说一不二的地位,自己也很把自己当个人物,久而久之自信心爆棚到狂妄自大;其二,他们平日里听惯了阿谀奉承,容不得半点质疑,所作所为与所在位置十分不匹配。”